黃崢真的不愛錢嗎?

7月1日,黃崢宣布更新拼多多的領導班子, 原CTO陳磊接任CEO,引入首席法務官朱健翀、財務副總裁馬靖。

卸任CEO的決定是在前一天的董事會上拍板的,黃崢將CEO的接力棒交給了跟隨自己創業已久的「老夥計」陳磊。仍擁有超過80%投票權的黃崢將繼續擔任董事長,制定公司中長期戰略,完善治理結構。

「拼多多承載著獨特的社會價值,是一個公眾機構,不是彰顯個人能力的工具,也不應該有過多的個人色彩。」黃崢在公開信中最後強調的話,頗具深意。

一周前,福布斯富豪榜出爐,黃崢以實時身家454億美元(約合人民幣3200億元)超越馬雲成為中國第二富豪,第一是馬化騰,身家515億美元。

人們對創始人個人財富的好奇明顯多於對拼多多商業潛力的探究。比起拼多多創立五年,用戶和訂單量仍在高速增長的成績,滿屏的「黃崢身家超馬雲成中國第二富豪」顯然更出圈。當打之年成為中國潛在首富,是福是禍,黃崢心中自有定數。

黃崢的提前「身退」,或許令不少好事者感到氣餒,但不妨礙任性撒錢的繼續。黃崢在公開信中兌現了IPO時的承諾,連同創始團隊捐贈名下2.37%的拼多多股票,成立旨在推動社會責任建設和科學研究的「繁星慈善基金」。他還要把個人名下7.74%的股份劃給拼多多合伙人集體,用於團隊發展與未來激勵。

也就是說,黃崢個人減持了約10%的股票給到慈善基金和公司,以宣布當天的股價來算,這些股票的價值超過100億美元。

進入新階段的黃崢,已經拿出足夠誠意,為拼多多開啟新階段。

錢只是工具

「據我所知,黃崢沒有任何個人消費上的投資,不買房不買車,平時出門都是自己打車。」一位接近黃崢的投資人告訴虎嗅。

黃崢出身普通家庭,從升學至創業,不斷有貴人提攜,恍若「開掛」玩家,但其對財富的態度可算是首富界的一股清流。他曾在自己的公號中闡述錢和社會地位的作用。

山溝溝里飛出金鳳凰是小概率事件。大部分富二代,特別是官二代是非常優秀的。

田忌賽馬,能在整體資源劣勢的情況下創造出局部的優勢,進而有機會獲得整個”戰役”的勝利。由此,平凡人可以成就非凡事。

錢是工具,不是目的。

拋開首富忌憚論不說,黃崢的個人理念已經深入滲透進拼多多的管理之中。

在中國互聯網歷史中,創始人多是數年數十年後功成名就後卸任,培養下一個接班人。但很難想像,一個上市不到兩年的公司創始人主動卸任CEO。黃崢認為,更年輕的管理成員意味著持續充滿創業活力的團隊。拼多多目前處於爬坡階段,黃崢按階段培養管理層的節奏,勢必會加快整個行業的競爭節奏。

無論是捐股不捐權,仍緊握著公司的主控權,還是給合伙人制度「輸血」,黃崢的目標都很明確,通過股權激勵來完善不足的部分,達到推動公司更上一層的目的。

錢的工具性在黃崢的思考中常常出現。

黃崢崇拜巴菲特。巴菲特每年都寫股東信,於是拼多多上市後,他也養成了每年一封股東信的習慣。他覺得,巴菲特是一位讓人敬佩的純粹的資本家——一手保險一手投資,「孜孜不倦地、專註地、理性地挪動錢來享受複利的果實」。而巴菲特的商業邏輯激發了他對拼多多的最初思考。

在《把資本主義倒過來》一文中,黃崢試圖論述一種更公平的財富分配:有沒有可能讓窮人能賣「保險」給富人,賣一些自己的「軟實力」、意願、抗風險能力給富人,從而實現更精細化的反饋,實現周期更短的錢從富人向窮人迴流的循環呢?

從這個角度去看拼多多,大概可以理解為什麼拼多多始終沒有將盈利作為當下的指標。電商領域的商業模式早已成熟,其業態的穩定性可參考某寶。在喊出百億補貼的口號後,拼多多就再也沒停下來,從財報數據來看,補貼政策並現金等價物超過400億,其現金流維持在充沛狀態。     

黃崢真的不愛錢嗎?
拼多多現金流量表,圖源:新浪財經

拼多多不缺乏商業變現的手段,一種可能是,拼多多目前還是一家才運營了五年的公司,從模式上看,還沒進化到黃崢期望的樣子:譬如形成「把資本主義倒過來」的商業循環。

「老夥計」接棒未來

「團隊的快速擴張,業務的高速增長和外部環境的劇烈變化,都在催促我們進一步迭代升級管理團隊和公司治理結構。」解決方法之一是選擇與自己背景相似的陳磊接任CEO。

陳磊與黃崢關係頗深,先是同門之誼,二人同樣畢業於美國威斯康星大學麥迪遜分校計算機系,都過有在谷歌工作的經歷。資料查詢可發現,兩人有過多篇共同發表的論文。

黃崢真的不愛錢嗎?
拼多多新任CEO陳磊

自2007年回國後,陳磊一直追隨著黃崢創業。相繼在歐酷網、新游地(上海尋夢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的前身)、拼好貨這些創業項目中擔任技術負責人。也就是說,陳磊既是黃崢的師兄弟,也是他的「老戰友」,是足以「背靠背」的存在。

陳磊很少露面,少有的演講中,也總是離不開技術,「拼多多CTO陳磊」的相關文章標題里,絕大多數帶有「AI」。他解釋傳統電商與拼多多的社交電商不同在於,前者的核心是「物以類聚」,後者的邏輯是「人以群分」。

同樣具有精英背景,陳磊也在屢敗屢戰的歷次創業中堅持下來。在對外策略上,陳磊也沿襲了黃崢不解釋的風格或者說是低調的性格。

「我隱約覺得,看到什麼,極大程度上由怎麼看決定,局部也許描述了整體,雖然整體不可知。」黃崢深信數理學家哥德爾提出的不完備性定理,認為試圖用有限原理與邏輯去解釋世界是徒勞的。

如果說張一鳴是擁抱變化的代表,那黃崢走的是擁抱未知的路子。儘管並非是佛教徒,他的很多做派都有種類似禪宗、超脫世俗的玄妙。你可以用「佛系」概括,但更多情況下是難以捉摸。

這種個人風格也深深影響到公司運營當中。在上市後的很長時間以來,拼多多都沒有開啟大規模的線下廣告投放。一個數據是,2019年另一家電商巨頭冠名贊助的晚會數量為7台,而處在擴張發展期的拼多多,僅僅贊助了湖南衛視的一台晚會。

上述投資人告訴虎嗅,拼多多在花錢上有兩個特徵。第一是敢於花錢,以百億補貼為標誌,第二,是極少亂花錢,投放效率極高。拼多多在2019年重要的策略轉型之一,是將那些傳統投放廣告、贊助晚會的預算拿出來,投入到直接面對消費者的百億補貼中來,而事後來看,直接補貼消費者的確也是最有效率的營銷方式。

黃崢一系列的操盤讓拼多多獲得了諸多戰略上的前瞻優勢。最新的如疫情之後,拼多多快速鎖定出口轉內銷商戶,與諸多亟需重啟經濟引擎的製造業城市簽下戰略合作。這與之後政策鼓勵的方向不謀而合。

作為CEO深耕業務末梢的使命已經結束,現階段,黃崢在完善公司管理體系的同時,也逐漸為未來布局。他曾在接受採訪時講述自己的未來願景時表示,如果不做商人,就去搞科研。值得推敲的是,此次不可撤銷的繁星慈善基金,主要作用正是推動社會責任建設和科學研究。

而對接棒者陳磊來說,帶領拼多多走向下一個階段,除了要保持一貫的高增速,還要從抖音、快手這些同樣數億日活的平台下,搶奪直播帶貨市場。而上半年通過收購拿到的支付牌照,也意味著是時候要開拓新的領域了。

黃崢真的不愛錢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