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3000亿美元市值被斩,特斯拉暴跌13.57%,美股“黑天鹅”引科技股“竞折腰”

谈判失败成为“压倒”了全球股市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策划&撰写:Lynn

美东时间3月9日,星期一,美股开盘4分钟左右,三大盘大跌。

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开盘狂泻1800点,跌幅逾7%,报24048.4点;标普500指数跌7%,触发第一层熔断机制,暂停交易15分钟;纳斯达克100指数跌6.8%,报7988.2点,跌破8000大关。

截止收盘,三大盘跌幅均超过7%,其中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下跌超过2000点,创下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大跌幅。

美股崩盘,科技股应声下跌

可以说,这是自美国1987年10月19日的“黑色星期一”(道指暴跌22.6%)、美推出股熔断机制后,美股历史上的第二次熔断。上一次熔断还要追溯到1997年10月27日,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暴跌7.18%,触发熔断。

熔断机制(Circuit Breaker),也叫自动停盘机制,是指当股指波幅达到规定的熔断点时,交易所为控制风险采取的暂停交易措施。因1987年的股灾没有熔断机制,许多百万富翁一夜之间沦为贫民,因此1988年2月,美国推出股指熔断机制(分为7%、13%和20%三层熔断),当年10月实施。

这一次,随美股“崩盘”,最受市场信心影响的科技股也是应声下跌,美国硅谷科技巨头们均遭重创。

据悉,一天之内科技五巨头市值疯狂缩水,预计共“蒸发”超3000亿美元。其中,苹果跌幅为7.91%,微软下跌6.78%,Facebook跌6.40%,谷歌母公司Alphabet跌6.38%,亚马逊跌5.29%。

值得指出的是,在疫情期间一直逆势上涨的特斯拉,受这一次股市、石油价格下跌等因素的全方位影响,昨夜一夜之间跌了13.57%,总市值缩水至1116.97亿美元。

据外媒统计,道琼斯工业指数、标普500指数较2月高点已下跌19%,距熊市(美华尔街认为较高点下跌20%即熊市)仅一步之遥。

为什么美股会崩盘?

说起这次美股崩盘,触发点是油价闪崩,这也就是为什么特斯拉等新能源汽车厂商股价受到了如此大的影响。

3月9日当天早盘,布伦特原油期货大幅跳空低开,跌幅一度扩大至超过30%,这是1991年海湾战争以后布油期货录得的最大跌幅。

油价闪崩引发美股暴跌,投资者风声鹤唳,诱发全球股市大范围的“黑色星期一”。当天收盘,亚太股市收盘全线大跌,韩国股市刷新2019年8月末以来的新低位,日经225指数刷新2019年1月初以来的新低。

而说起油价闪跌背后的原因、这一次崩盘的导火线,是上周欧佩克与俄罗斯就延长石油减产协议的谈判崩盘。

为何谈崩?有分析指出,以沙特为代表的欧佩克集团和以俄罗斯为代表的非OPEC集团聚在一起谈判,原是为了减产石油提升油价,但是俄罗斯在减产方面很难继续妥协,它认为大幅减产的原油市场份额最终也是被美国页岩油市场所瓜分。简单来说,俄罗斯不想总是自己减产,而美国却享受高油价。

于是协议谈崩,尔后全球最大原油出口国沙特阿拉伯开启激进的报复计划,承诺下个月将石油产量提高到远超1000万桶/日的水平,向亚洲客户提供大幅折扣减4至6美元/桶,美国及欧洲则减约7美元,并意味4月将增产,预计从本月约970万桶/天,提高至1050万至1100万桶/天。

沙特对石油进口国提供大幅折扣4-8美元不等,原油价格战一触即发。因此,在疫情、中美贸易战等冲击下,谈判失败成为“压倒”了全球股市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其中最受影响的是美股,原因也是多重的。

其中,美国此前利用新技术开采的页岩油,因一度宣称产量优越而受原有出产国(沙特、俄罗斯等)嫉妒,因此它们曾不止一次增产石油来“逼死”美国页岩油,而因开采成本高,美国页岩油行业一直无利可图,尤其在疫情期间,其已经面临危机,这一次谈判破裂,美国页岩油怕是难保,打击了市场信心。

同时,在中美贸易战期间,为了解决融资市场短期资金价格高企的问题,美联储从去年9月开始重启回购操作,向银行体系注入额外流动性,以每月600亿美元的速度购买美国国债;去年12月纽约联储增加回购操作,在30天内投入将近5000亿美元支持金融市场顺利度过2019年年底。

昨日,该行又将日常隔夜回购的规模由1000亿美元提高到至少1500亿美元,并表示将于3月10日和3月12日,将14天期回购规模由200亿美元增至450亿美元。

可以看出,美联储这一系列逆回购和降息操作,极大的撼动了投资者对美国股市的信心。

最后

不过值得一提的是,与全球股市走势不同的是,受近期新基建等多重因素影响,今晨我国A股开盘出现反弹行情,截止发稿前,上证指数涨5.85点,深圳成指上涨39.24点。

然而油价是大宗商品很重要的一个锚,工业品价格PPI和油价严格正相关,油价走低,PPI也将在低位徘徊。有分析师指出,油价下跌,背后反映的是供需错位,需求不足,如果只是一个国家还好,对全球而言就意味着经济结构的失衡。